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八零:带着空间做大佬 > 第553章 摆脱贫困

第553章 摆脱贫困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文舒听着支书的话,心里仿佛淌过一股暖流。这些村民们的质朴和纯真,深深的打动了他。 其实越是接触的社会少,人活的便越简单。

社会上摸爬滚打,接触的人越多,反而越复杂。 其实有时候文舒也觉得能够在这种大山中生活,也是挺不错的。起码不用为了那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去烦恼,也不用为了那些生意上的事情,而去见识那些商场上的勾心斗角。 “支书过来了。”庄寅强也已经起床了,听到了文舒和支书的对话便连忙从房间里出来了。

支书见状,笑呵呵的询问道:“怎么样?昨天晚上睡着了吗?” 支书都不用去想象,也能够知道昨天晚上的睡眠对于他们来说,肯定是一次特别不好的经历。人家有钱人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难以想象,但是他知道他们这样的生活是有钱人很难适应的。

庄寅强点点头,对着支书回应道:“睡的挺好的。” 庄寅强说的是实话,毕竟在空间里,比任何地方睡得都舒心,而且,空间里的灵气还会消除他们的疲乏,给予他们补充能量。 这话说出来,对于支书来说,反倒成了一种安慰的话。

支书知道,他们是善良的人,随便睡的不舒服,也不忍心说出口,毕竟他们村里就是这个条件了。 为了能够让他们的床看起来更加柔软一些,他们甚至把村里几家人家里最好的棉被都带过来了。 而且这些支书心中也是有些心酸,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,可对于人家有钱人来说,依旧是微不足道的。

说有些尴尬的,笑了笑说道:“行,那你们既然都已经起来了,那我就让乡亲们去煮饺子了。” 饺子煮好之后,几个村民跟着支书把饺子送过来之后便离开了,因为他们先前支书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,文舒他们今天之所以过来,除了为他们捐献物资之外,还考虑为他们专项一所学校。 乡亲们心知肚明,这书要跟他们讨论,就像学校的事情,所以太多的人在这里的话,倒是不方便了。

吃完饭之后,庄寅强便开始与支书讨论见效的事情。 附近山上好几个村庄,孩子们都需要爬山涉水的,去外边镇上的学校上学。之前庄一强打听过,这座山上最大的村庄就是他们这个村了。 如果在云中村建学校,是最合适不过的了。

而且他们村比较其他的村来说,也算是地势比较平坦的。 等到时候学校建起来了,身上的村庄往下走,山下的村庄往上走。学生们都聚集在这里上学,也比去镇上省心省力的多了。 支书带着庄寅强和文舒去他们村周围转了一圈,看了看他们村的地势,看看哪里比较适合开学校。

回来的路上,他们一直在商量学校的事情。而且支书的言语之间,一直在表达着对他们的感激之情。

文斐在路上,看到几个孩子,看着不知道补了多少补丁的衣服,脚上穿的布鞋,都漏了一个洞,大拇指已已经从洞里探出头来。 他们围在一起玩泥巴,玩石子。支书介绍说,孩子们没有玩具,这是他们村里的孩子最普遍的游戏。 文斐瞧着这些孩子,心中不禁有些心疼,他们连好的衣服都穿不起。

即便在他小时候最穷困的年代里,也不曾经历过这边的穷苦。 文斐跟在身后,望着文舒的背影,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激。

你是这么多年来,他真的十分感谢大姐,叫他们带的这么好,给予了他们这么好的生活条件,让他们不曾吃过苦,受过累。 而且大姐经常教育自己,做人要学会感恩,要知道回报社会。或许现在就是自己回报社会的时候吧。

他愿意跟着大姐做一些公益,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走出困境。 以前大家跟自己说过,这个世界上,不只有穷人需要帮助,还有更多更多的病人,也需要他们的帮助。 以前,文斐不知道,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疑难杂症。

人在有能力的情况下,去给予其他人一些关爱和温暖,那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更加美好。 众人在村委的办公室里坐下来,支书去了一壶热茶,也不是什么好茶,就是最普通不过的茶叶,即便如此,这也是村委用来招待贵客时候用的,平常他们是不舍得喝的。 “盖好学校之后,孩子们上学就方便了。我孩子们都能够上得起学,走出大山,那咱们这山村里也会跟着沾光的。” 只说满含感激的望着庄一强和文书说道。

此时此刻,他的双眸中充满着憧憬。仿佛他可以清晰的看到,那些孩子们功成名就之后,带领着他们这些穷困的山村,脱贫致富走上幸福的生活。

庄寅强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想要彻底的摆脱贫困,光靠孩子们,那得等到猴年马月?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行。”

支书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,但是这个根本又要怎么解决呢?不然昨天庄寅强夫妻已经跟他聊过种果树的事情,但他。总觉得跟人家张不开这个嘴。 人家已经如此帮助他们了,又是要建学校,又是来送物资,他们还让人家帮忙投资种果树,那他们成什么了?哪里有这么无尽的索取恩人的?太过贪心了,人会遭报应的。

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”支书犹豫半晌,终归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。那先想着,只要人家不提,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吧。 庄寅强和文舒不是那种说说就算的人,既然昨天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,自然是要跟直说,说清楚讲明白。 “直说,不知道昨天说的关于种果树的事情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庄寅强终归还是率先开口了,支书端着茶杯,抿了一口茶水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。 庄寅强与文舒面面相觑,似乎感觉到日出有什么难言之隐,便对着他,询问:“支书,你心中是不是有什么顾虑?” 支书嘴角抽了抽,露出一抹略带尴尬的笑意来,他欲言又止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热门推荐